麻豆传媒操岳母的**

在这茫茫山谷之中,林青也根本就懒得在意自己在江湖中究竟做出的多么惊艳人眼球的事情。

只是一心一意地在刻苦钻研武道。

毕竟林青所有的力量都是自己一点一滴千辛万苦的修持而来。

武道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每一次的松懈背后,都要花费百倍千倍的精力重新弥补。所以林青他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些杂鱼身上投下更多的视线。

事实上,经过与封正义那次战斗,虽然从里到外,不管是谁过来想要阻止都是呈现着碾压的局势。

但是冥冥之间他也是与这个世界的本源意志相互对峙了一局。

到目前为止,这一局根本不能够用胜负来构成衡量,最多应该是林青比祂多落了一子,也多了一点胜意而已。

和一个世界相互之间博弈,是何等的困难。

就算天外无名神殿里面,林青的神祗之躯时时刻刻地牵引住了世界意志的主力。

就算万载以前这个世界意识与那域外天魔相博弈,结果似胜实败,其中流毒无穷,直至今日不仅没有修复,反而更加的虚弱脆弱。

就算世界意识不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只能犹如一个半瘫的死尸一样依靠朦朦胧胧的指引,诞生出所谓的时代之子来与林青角力。

就算林青能够时时刻刻的碾压所选出来的天之骄子,甚至是借着彼此间的角力,让所有的局势引向最利于林青的那个方向。

清风妹子纯真迷人

但是毕竟世界就是一个世界,更何况还是一个高魔时空时,就算是这个世界本质上在是怎么虚弱,但瘦死的骆驼依旧比马大,想要和其角力,任意一点的失败都有可能造成雪崩一般的大溃逃!

更何况封正义就算再怎么能够得到世界一致的青睐,但傀儡也只是一副傀儡而已,充其量只是对林青级别的一件兵器。

对于一件兵器而言,一旦到了事不可为的那一刻,如果可以用将它丢弃作为代价,把林清坑杀了账的话,估计这个武道世界的意识会毫不犹豫的直接下死手!

现在才哪到哪儿,对于一个世界而言,这一点点成败压根就不被祂放在眼里,祂有足够的时间慢慢的堆积无数的战果,直至最终将一切拨回他所期望达到的路线上去。

但同样的对于林青来说,这个世界的胜负,一样不曾被他刻意经营。

赢了自然一切都好,但如果输了他一样是不会痛苦到呼天抢地。

无名神殿之下镇压的那一条浩瀚无际的虚海母河,不知道有多少泥沙世界在沉浮,区区一个世界的得失成败压根就不被林青在意。

林青所在意的是自己与世界本身对抗时,那所经历的一切事宜。

经验才是最重要的!

一个升格到了近乎高武级别的世界,却因为被另一个世界的强人算计,而不断流失本源,变成了一个脆皮,自身所能够驱使的力量更是百不余一。

能与这样接近半瘫痪的世界意志交手,这才是林青真正最难得的机缘,这里面每一点点的灵光的涌动,都足以比得上林青陌坐在主世界数年的时光!

而且就算是真到了一败涂地的那一步,林青一样可以抛开所有回归主世界,难道这个世界的意识,还能够像蛮荒世界里的那一群牲口一样生生的追杀过来吗?

就凭这个连自己的本我意志都没有的瘫子?

所以从一开始,从封正义被世界意志垂青成为了这个时代里的主角以后,他的悲剧就已经不可避免了。

而更大的悲剧是,从一开始对弈的双方就是将他当做了两人都能使用的尿壶。需要他的时候,各种好东西层出不穷,而当有哪一天不再需要他的时候,估计便会唯恐避之不及,甚至是一起出手将他灰飞烟灭了也说不定。

“混元太始,鸿蒙初开。天地分化,铸星道衍。群星斗姆,宇宙微盘。北辰焕彩,运通诸天。”

山谷中,林青手掐一道拳印,往往惶惶如道,如天地万道,唯我独尊!

恍惚之间就在他的对面,

似乎有一尊朦朦胧胧的巍峨如神灵一般的人影在浮动。

随着林青这似乎是颂言,似乎是大道口诀一般的纶音响彻这个山谷,那个林青相对,面容形态近乎于就是和林青像是映照着镜子一样的人影,竟似在此刻隐隐有了别样的变化。

他通体都弥漫出迷离梦幻光芒,在他周围异象纷呈,是星辰,一颗又一颗,一点有一点,把他环绕在中心,如似宇宙星海之唯一

与此同时,天空中更为可怕,这山谷上对我迷雾被驱散,域外星光闪耀,而后倾泻,无数星体在白天浮现,与天日争辉,映照出来!

此刻,数不清的星辰都在垂落光辉。

远远望去,天空中星芒普照,然后开始汇聚,到了后来,天穹上像是有很多条银色瀑布,向着下方坠落,朝着这尊人影涌动!

凝聚诸天星辉,加持己身!

这时,他披着星辉,沐浴诸天星斗之力,内我如神明,似如天地难伤身!

但很快的,这一点点的诸天星斗共同汇聚成一点银勺柄。

转生注死!

架引时空!

轮转岁月!

北斗为紫微帝车,定四时,分寒暑。

斗杓东指,天下皆春;斗杓南指,天下皆夏;斗杓西指,天下皆秋;斗杓北指,天下皆冬。

所以在神话之中,北斗本身便是赋予了各类别样意义!

那朦朦胧胧,根本就无法真正见到面目的神灵,沐浴着无尽星辰道光,仿佛也是渐渐凝聚出了别样的姿态,披肩散发,手持北斗,脚踏玉龟,荡魔诸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