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app下载网站

..co,最快更新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最新章节!

“我们都知道,基层民警特别的辛苦,不管是走街串巷地治安巡逻,还是不分昼夜地侦破案件,他们为了人民的平安幸福,可以说是付出了无数的汗水,甚至还有自身的安危,但在工作之余,他们也有着跟我们一样的生活和兴趣爱好,像羊城公安系统的年度篮球大赛,就给我们展示了他们换下警装之后的另一面……”

靳世丹站在镜头前,握着一个有羊城电视台台标的麦克风,自己侃侃而谈,她先将话题引到今天的采访对象——提出了在网络上直播这一系列篮球比赛的夏瑜——身上!

“那么我们今天很荣幸地邀请到了夏瑜,也是粤省公安厅网络信息安中心的一名年轻漂亮的女警官,而且,据说啊,还是她最早提出这个直播篮球比赛点子的。”靳世丹很快拉来了夏瑜,她笑着提出自己的问题,“夏警官,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是怎么想到这个直播的吗?”

这个问题在刚才那张纸里面有,所以夏瑜直接回答道:“因为要跟我们工会的领导一起负责举办海石区的比赛,以前我在沙坪街道派出所,看过我们同事的比赛,都是几个人过来打,打完了散场,没有什么观众也没有什么气氛,太无聊了,然后我想既然要做,那就要做出一点新意来,然后就想搞直播,让更多人看到我们的比赛,也可以让那些各种原因赶不来的同事们,可以通过直播或者录播看到他们队伍的比赛,还有那些家属……”

这话,后面就不说了,前面那几句,夏瑜说的很直……

靳世丹听得都愣住了,她哪里想到夏瑜会说得那么尖锐,作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她听得都忍不住为夏瑜捏了一把汗。

这话要被夏瑜她领导听到了,岂不是要给她穿小鞋?

“是的,现在我们国家各个方面都将创新,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夏警官也是积极发扬了创新精神,在篮球比赛和科技直播之间寻求发展的突破口……”好不容易等到夏瑜说完,靳世丹赶紧帮夏瑜圆场。

圆回来,回头剪剪还能播出去,不然的话,做个采访估计都要得罪一大堆人……

“我们都知道,传统的篮球比赛跟现在新兴的直播行业还是有很大的距离,夏警官,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是如何缩短这段距离的?或者说,您在处理篮球比赛和直播结合过程中,有遇到过什么难题吗?”靳世丹又问道。

这个问题稍微有点脱离大纲,因为靳世丹见识到了夏瑜的直率,知道她不像那些爱打官腔的官员那样爱说废话,那些官面上的问题再问下去,说不定还会听到什么令自己冷汗直冒的回答。

摄影mm

还是问一些实际的问题吧!靳世丹敏锐地感觉出来,夏瑜还是挺务实的。

“难题?还是有的,因为网络直播这东西,太新了,没几个人接触过,我们领导一开始也不同意,而且他们也担心做直播,会增加预算,因为我们工会举办这个比赛,预算是有限的。”夏瑜几乎参与了部过程,所以她都不用怎么想,就可以讲出来。

“那夏警官是怎么平衡和解决这些难题的呢?”靳世丹来了兴致,她觉得换了自己去做这件事,估计也是一筹莫展,便好奇地问道。

“没有平衡,我也没办法。后来我就跟我们单位的领导说,这样,那直播公司是我老公跟朋友开的,他们就当是积攒经验了,整个海石区的比赛直播,他们都免费帮忙做了!”夏瑜不假思索地将实情讲了出来。

在她看来,没有什么不可以讲的!而且这本来就不完是她的功劳,夏瑜才不稀罕往自己身上揽呢!

“您老……您爱人的公司啊?”靳世丹再次傻眼了,没想到这样的问题,对方还能给出这么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回答来。

(啊,摔!这个采访没法做了!)

“嗯,其实他们也没做过这样的篮球比赛直播。我跟我老公提出了这个想法之后,他非常支持,还特地帮我们写了一个新的比赛直播系统,还私人出钱,让他们直播平台买了很多摄影机啊等等设备。所以说,如果真要感谢一个人的话,我想感谢我老公,他在背后帮我了很多忙!”夏瑜很诚恳地对着镜头说道。

靳世丹:……

(做个采访还被塞了狗粮?啊,摔!不活了!)

夏瑜就没想过这采访如果播出去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场景,她压根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因为每一次回答她都是很认真的!

真诚(诚实)有什么错吗?

……

靳世丹结束了备受(精神)折磨的一场采访,她后面还努力地挑一些不容易跑偏的问题,才勉强地让夏瑜“正常”地回答了一段时间。

“以前,我没得选,现在,要是能选,我还是想选那些老油条……”靳世丹在心里苦笑地叹息。

要是采访他们,虽然通篇废话,但是自己省心省力啊!

不过,毕竟是成熟的主持人了,靳世丹很快又振奋起了精神,招呼自己的摄影师:“老徐,走吧,我们去采访几个观众!今天好像有不少南粤大学的学生来观看,采访他们应该比较有意思!”

“高材生嘛!互联网,这些学生哥懂得多!”摄影师老徐笑着点了点头。

……

“唔,粑粑,想,想喔niao、niao……”落落跟爸爸坐在看台上看了小半场比赛,但看着看着,她忽然有些坐立不安,小屁股扭来扭去的,过了一会儿小姑娘抓着爸爸的大手,软乎乎的身体都挤着爸爸,好像要把爸爸挤下去一样,哼哼地说道。

“想上厕所啊?”杨言张望了一下,虽然这个球馆他不熟悉,但卫生间的牌子还是挂在了比较明显的地方,只是不在他们坐的这边,在对面!

“走吧,爸爸带去上厕所。”杨言起身,向女儿伸手,笑道。

落落这时候没有那个活泼劲了,可能是憋得有点急,她起身之后就乖乖地让爸爸拉着,小碎步跟着爸爸。

他们从人群的外围绕过去,走了半圈才到厕所前面。

“去吧,爸爸在外面等。”杨言拍了拍落落的小脑袋,笑着说道。

可是,这里是陌生的环境,落落不想自己进去。小姑娘着急地跺了跺脚,急哼哼地望着爸爸:“唔,落落害怕。”

“啊?爸爸也不能进去啊,这里面是女厕所。”杨言也有些头大,现在不像以前,落落已经长大了,平时在外面,她都是跟着妈妈去女厕所的。

可是现在夏瑜接受采访,在忙,落落又等不及了。

“哼哼,不要……”小姑娘可怜兮兮地抓着爸爸的衣摆,求助地仰着小脑袋。

“好吧,爸爸想一个办法。”杨言灵机一动,他先推门看了一眼男厕,里面没人,他就拎过来旁边一个提醒人们注意地板有水会滑的人字形立牌,堵在了男厕门口,然后带落落进去。

“快点吧!等下就来人了!”杨言让落落进去一个蹲厕的坑位,掩上门,自己站在外面守着。

过了一会儿,杨言才跟做贼一样,带着如释重负的小姑娘出来。

“不容易啊!还好,没有人过来!”杨言带着落落,绕着球场回去,一路上,他都在心里感慨着。

不过,还没回到他们的位置上,杨言就被截住了!

“您好,请问您是南粤大学的老师吗?”靳世丹看着带着孩子来看比赛的杨言,便惊喜地过去,想要采访他。

一个大男人带孩子过来看比赛,肯定不是在场球员的家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