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云链app下载

【 .】,精彩免费!

“打住,没必要如此。”旭阳笑着,且道:“好好表现,大敌还很多呢,希望能全都镇杀。”

“遵命。”

江山起身,杀气澎湃,他点指通天,在喝问:“下一个,谁来死?”

通天眼眸眯起,一丝丝凌厉的寒芒绽放。

他都看走眼了,这江山隐藏得太深,若非是那手搬江之力,诸人都还会简单的认为,这江山只有临帝巅峰战力。

“已经接触到另一层次。”通天开口,且看向珏公主:“公主殿下,身为主人,可否容许吾等有稍许便宜?”

“说。”

珏公主开口。

她是真的不在乎在自己的类似订婚宴之上,出现这些血腥,巴不得这通天将整个天人族的强者都搬来,她好运作,一一斩死,为自己的亲兄长出口气。

“便由在下指派吾方出战人选,由出战人选点战第七界诸雄,当然本点战之人可拒接。”通天开口,带着笑意。

一群人脸色都变冷。

甜美长发美女的午后时光

这种时候,无论是谁被点战,怎么可能避战?

最低都是圣境这个层次的人物,谁不要脸?除非想往后余生皆无颜见人,否则宁愿轰烈战死,都不会避退。

“许。”珏公主只有冰冷一个字。

她不笨,自然知晓通天闹这一出的缘由是何。

左右不过是想要斩绝自己的兄长而已,但、这些人陪吗?

“去,知晓该怎么做吧?”通天开口了,看向身后一尊圣者。

这一次前来第七界,他本就抱有震慑之意,故而选取出来的十尊圣者,最低层次都在临帝初境。

“知晓。”

这出面的临帝狞笑,眼神残忍的看向林凡:“本圣很想饱饮大圣血。”

林凡冷笑一声,他走出,飞身而起,跃入苍穹之上。

这一战很快捷,主要是点战林凡的这尊临帝,想要漂亮的斩死林凡,故而有意的想要将这场战局缩减在三五招内。

但实则上,这正中林凡下怀,若是征战时间太长,他都不知道怎么表演。

结果恒定,当然是林凡胜了。

但很‘凄惨’半边身躯都溢血,在哪里大口的喘粗气。

“林凡好狠,这是要坑杀所有圣者的节奏啊。”旭阳与珏公主传音。

“这是计谋。”珏公主辩解:“且,兄长将回天人界,战力当然不能为众人知,如此掩饰恰到好处。”

旭阳撇嘴。

若是换了一个人,这珏公主肯定会觉得太阴险,可是林凡,所以就觉得怎么样都是有道理的。

通天眼神阴森!

竟然还没有斩死林凡?

“去。”

他又看向身后一尊临帝。

通天派遣与林凡厮杀的三尊临帝,一个比一个更强,很有针对性。

他这是在以人命要测试林凡的战力极限所在。

“快快休憩,本圣不欲趁人之危。”

这临帝傲然开口,带着小觑与鄙夷:“给五分钟时间,调整好自己,再来受死。”

林凡古怪的瞥了他一眼,竟然没就这般的盘膝坐在地上,貌似真的在抓紧时间修复。

“好不要脸。”旭阳又传音了,结果,珏公主好看的大眼中满是怒火,就这般盯着旭阳看,让旭阳都心虚。

当然,有这种想法的,可不止旭阳,知晓林凡真实战力的人都觉得,这林凡太不讲究,竟然真的‘修复’,演戏要演全套?

同时,他们的眸子中,都不自觉的出现浓浓的讥诮。

这与林凡一战的临帝也真是大傻逼,竟然还装出高人模样;一副我不愿与占受创便宜的表情,其实上,不管怎样死的会是。

“好了。”

林凡起身,虽然身躯之上依旧有鲜血流淌,但精气神果真好了一大截。

“呵呵,这样才有意思。”

这临帝笑着:“所谓大圣境,真不过如此,不知为何会出现那各种传说,将大圣这个层次说得神乎其神,差点连本圣都相信了。”

想了想,这临帝眼中更见讥诮:“更可笑的是,皆言恒圣可横击帝者,可此时也是恒圣,但又如何?莫说与帝者一战,本圣就能横杀了。”

林凡一语未发,只是沉默的向前走,像是一个孤独的行者:“传说如何,那是前人的事,哪里去管从前,本尊活在当下,便只管现在。”

“啧啧。”临帝冷笑:“牙尖嘴利。”

大战开始,这临帝太强悍了,手中两根长针雪亮,就如千万里的冰髓,冻人骨髓。

林凡挑眉,他将诛天横杀而去,实则上,在暗中运

用了古法,让这临帝手中的长针在刹那之间不听他的使唤。

临帝鬼叫。

怎么回事?

为何在短暂的刹那之间,这长针根本不听使唤,若非他实力雄厚,用强力镇服之,这一戟根本就不只是划破他胸膛这么简单,会将他整个人都斩成两段。

“林凡,那是何种法?”

他醒悟。

知晓这一定是某种了不得的法门。

“可笑,挡不住本尊重戟,便推脱为本尊掌控秘法。”

林凡当然不能承认;这也是一种底牌呢,要好好的藏着。

“好,本圣不问,先活擒,在严刑拷打,让尝尽世间所有苦楚,就不怕不开口。”

临帝冷冰冰,他手掌在被诛天挑破的胸腹一抹,那涌动的鲜血顿时就止住。

两人厮杀与交战,何等激烈,吸引了诸人的眼球,突然林凡警觉,只因,通天身后,有一尊老帝皇,眼中露出狐疑之色,好像将窥破他的伪装与演戏。

心中发狠,故意露了一个破绽,以自己的左肋被钉穿为代价,让这老帝皇眼中的狐疑之色消散。

“不堪一击啊。”

临帝大笑,他狠狠甩动手中长针,将林凡横挑而起,狠狠的砸在苍穹上,林凡的肋骨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但这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不然根本打消不了那尊老帝皇的疑虑。

“过了。”旭阳传音,在叹息。

“懂什么?有帝皇发现了丝毫端倪,若兄长不流血,会被识破。”珏公主怒叱,且看向林姓大宦官。

林姓大宦官微微点头,无人可看见,大宦官的双指不停的弹出,一缕缕不可见的灰色丝线连片而去,要替林凡遮掩很多‘破绽’。